wind and sky

懒到炸

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。

  

       我梦到艾伦,梦到大家。穿越到另一个世界,梦里有吸血鬼,有以三笠为目标的艾伦。有封尘已久的传说,有恶毒,有扭曲。在他身边悄悄的发生着。

        梦到自己在打字,却怎么也找不到要打出来的字,怎么找也找不到。于是删掉,再拼,再找,还是没有。怎么找也找不到。找的,好累啊。

       梦到男生慌张的冲进教室,“有鬼在追我。”我说:“那是幻觉。”我刚刚以上帝视角看完刚刚发生的一切。我看到了,有。但是,那是幻觉。男生说:“我要去查监控。”我想:监控路像六天覆盖一次,你只有两天时间了。

        梦到女孩,“语文作文怎么写?”我给她分析,告诉她怎么写。她又问我,我依旧回答。

         天亮了,宿舍灯开了。

        舍友:“你说梦话了。”

脑洞大开

“叶修,能告诉我,你还有什么在乎的吗?”


“谁知道呢。”男人抽着烟,火星闪现。发动机轰隆的声音,一闪而过的车灯照亮房间。可是喻文州还是看不清他的脸。

男人两指夹烟,神色淡漠。


喻文州摇了摇头,放下枪。


“可是那么多人在乎你啊。”


男人抬起头,吐出烟雾。


发动机的声音消失,屋子里还是那个样子。沉默,压抑,疯狂的想法开始滋生。


喻文州觉得,他从来没看清过叶修。


又有些阴暗的想,他需要谁了解呢?


哪怕他身边形形色色那么多人,他又真正的把谁放在心上。


他倒是真羡慕那些一知半解的人,可以安安心心的睡觉。永远也不会担心明天会不会就是末日。


“还有什么能阻止你吗?”


“…………”聪明如你,怎会不知道,根本没有解药。


太晚了,一切都太晚了。病毒以大爆炸般的速度传播,一人染一城。找不到任何规律,任何传播途径,任何抑制方法。

“我已经找到你了,那他们找来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
喻文州拉开门,“叶修,快走吧。”


叶修笑了笑,“没必要。”


他动作僵硬,脑中的想法让他窒息。什么都连起来了,种种怪异都解释通了。


“你用自己……”


“对,病毒传染源。第一个感染者,是我。”




单身万岁!

看了个小视频,画质古老,像很久很久以前的电视剧。


背景古代,弟弟被哥哥救了,目前出场人物有,哥哥,弟弟,大嫂。弟弟伤好了之后就把大嫂那啥了,穿上衣服要走的时候,大哥来了,问他有没有看见大嫂。弟弟好像笑了一下,大哥往后一看,看见衣衫不整的大嫂。(让我们解读一下大哥心理活动:人群怎么有点奇怪,为什么我的头上带着绿!!!)

大哥很生气的问:“你怎么敢?我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!你怎么下的了手?”

弟弟笑着说:“你不是说你的所有东西我都可以分享吗?”

大哥边打他边说:“她是我的妻子,她不是东西!”

大哥打的弟弟一脸血,弟弟没还一下手,一边挨打一边说:“这样你每次动她的时候,你就会想起我,我会永远在你们两人中间,这样我死了,你也不会忘记我。你会一辈子都记得我。”


Up主说这是个病娇。嗯,其实弟弟可以离间他哥的妻子,带着他哥没事逛逛青楼啥的,在在大嫂面前说点离间的话,没准他俩就合理了。完全可以用和平方式解决,为啥非要这么粗暴?大哥离婚后,再打垮他的事业,逐步让他的朋友远离他,让大哥一无所有,再对他说:“你还有我。”



这样不也记住一辈子了,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状态,实际操作起来,那得要多高的智商啊?鉴于弟弟的表现…………

建议弟弟直接把哥哥腿打断,手砍掉,舌头拔了。让他无法像任何人求救。再找个没人的深山老林,跟哥哥过一辈子。

但古代医学水平有限,额……要是在实践中有个万一…………弟弟也不知道有没有医学知识…………

额…………你干啥要对大哥执念这么深…………单身不好吗?

这样下去你会被广电下架的!你会被封的!放过你哥吧。


真的,不骗你,单身万岁!




伪装者---口红

刚刚吃饭,我姐问我弟:“你最怎么肿了?”

我在他左侧面,一看,哇,这是传说中的香肠嘴吗?

我弟一脸懵。他说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吧。晚上有一道菜是西红柿炒鸡蛋,他试图说服自己,在他去了卫生间半分钟后,我停止了大笑,问他,洗掉了吗?

过了半分钟后,传来他的声音,“洗不掉…………”

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哈哈哈哈哈哈哈

我笑的快断气了,问他是不是把我姐的口红涂上了,他说没有,他涂的唇膏。那是绿色的唇膏。我在客厅笑完之后,跑去卫生间继续嘲笑他,他回头恶狠狠的说“你不许再笑!”

…………

少年站在狭小的卫生间,灯光在雪白的瓷砖上折射,反射,最后汇聚。映衬的少年白嫩无暇,宛如暗灯下,观白壁。嘴唇艳红,黑眸微睁,右手食指不停搓揉着唇,手指纤细,骨节分明,手背上淡青色血管分明。艳红不时在白玉间显露,却被白玉揉的越发血红。表情还是恶狠狠的。

少年生龙活虎,和炸了毛的小奶猫一模一样。

嗯…………活色生香…………

但是,哈哈哈哈哈哈!“你会不会搓掉一层皮啊!”

“闭嘴!”姐姐拿出卸妆水,告诉他那只绿色的唇膏是口红,那是会变色的。

噗哈哈哈哈ヾノ≧∀≦)o,我弟一脸生无可恋。


我做了一个总结。

弟弟觉得嘴有点干,找到一支唇膏,涂上了。

姐姐:“你嘴怎么肿了?”

弟弟:???!?!

我: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最近看到好多盾冬,盾铁,各种爱恨情愁。

感触颇多。

真心嫉妒罗大盾,嫉妒使我丑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大盾
       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↖
   bucky            Tony

罗.真人生赢家.大盾

( ☉_☉)≡☞o────★°

no🙅No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大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✘           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ucky ⇔ Tony

Good!

让大盾哭晕在厕所门口吧。✧٩(ˊωˋ*)و✧

最后。

冬铁大法好,入教保平安!!














只想说一句,冬铁大法好,入教保平安!!

聊天体♛,表白那些事。

聊天体,实在睡不着。如果撞梗,告诉一下,直接删。

食用愉快,要笑:-D。


兄弟:哥们,怎么含蓄委婉的表白啊?又要显得情深的那种。

我:你就跟她说:“我对你的感情就像赵云澜和沈巍之间的感情一样。”

兄弟:“好,明白了。这是最近流行言情小说或电视剧的主人公吗?”

我:不用管那么多,照着做就行。

兄弟:行,你也骗不了我。我试试。

过了几天。

我:都过了好几天了,你也不回个话,怎么样?失恋了还是脱单了?

兄弟:好像都不是…………

兄弟:那天我去找她,本来准备了一肚子情话,结果一看见人,我就傻了,脑子一空,就把你教我的那句话说了……

我:你这什么鬼形容?然后呢?

兄弟:我暗恋好久那个女孩直接哭了,把我吓坏了,心疼的不行,她告诉我,她刚看完镇魂大结局,没忍住,我啥也不知道,就给她递纸,她问我能不能陪她看一遍镇魂。我说行。但你也知道国产电视剧都那啥,所以我本来没啥期待…………

我:这个不一样。

兄弟:对,我完全被主演的演技惊艳了。我的天!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…………

我:行了,你作文就没及过格。看你入坑,我挺高兴的,但是你最后结果到底是啥?

兄弟:忘了,她带我刷完一遍后,我俩搁哪一起哭。哭的眼疼,她就找镇魂女孩表情包,告诉我这是她一刷后没有阵亡的原因。我俩一起刷了一个多小时,就二刷了…………看着看着,她又哭了,她说她是镇魂女孩,她不想毕业。我说我是镇魂男孩,我也不想毕业,咋办?她拍了拍我脑袋,说你傻呀,能留级。我就傻笑,说了好几遍,挺好。

我:…………也不知道是该祝你幸福,还是说,不知道该说点啥。

兄弟:什么意思?

兄弟:算了,不管了。我一会儿打算去把镇魂刻个碟。就不上线了。

我:等会!给我也来一份!你要现金还是转账?

all叶

脑洞大开一下 渣文笔 装梗删



年轻的皇帝温柔的挽起美人的手,城墙上凌冽的寒风刺骨。皇帝掌心的温度却仿佛要将美人灼伤。
皇帝深情的凝视着对方,指着江山,豪情万丈。
“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啊!”
美人嘴角一抽,努力保持微笑。心想她哥注孤生。
在暗中保护皇帝安全的年轻将军撇嘴,心说:放屁,这江山明明有一半是劳资给你打的。
皇帝表面淡定,内心狂躁如狗。“叶修到底还在不在乎我了,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

御书房内,暗卫道:“今天叶将军早上吃了周大人亲自下厨做的南瓜粥,小笼包。中午吃饭时,喻尚书恰巧前去拜访。于是叶将军便留下他一起吃饭。期间黄大人恰巧也前来拜访。”
皇帝差点折断了毛笔,他咬牙问:“今天有谁没去?”
回答他的是暗卫的沉默。
“韩将军不是前两天刚被朕派到江南审查地方吗?”
“回禀陛下,韩将军工作能力非凡,将陛下分配的任务飞速完成,并在差点跑死好几匹驿站的良马后,成功赶上了叶将军的下午茶。”
皇帝愤怒了!
“摆驾,朕要去叶府。”
到了叶府,皇帝看到了他朝廷近一半的栋梁之才。
这国家迟早要完。
今天的暗卫,也深藏功与名。